秘书处 ⋅ 2020-04-30 发布 阅读:475 次  ⋅   数字化转型  开放课题  

为了建立我国数字经济知识体系,支撑我国数字经济政策制定,工业4.0研究院发起了“数字经济学家论坛”(Deconomist Forum),邀请对数字化转型有兴趣的研究机构、企事业单位和专家学者参与,共同完成这个伟大的历史使命。

按照工业4.0研究院课题计划,2020年4月将完成《全球数字化转型历史、现状和趋势》的研究工作,现把部分子课题内容公开,欢迎有兴趣参与的机构及专家申请参与相关工作。

有意参与开放课题的人员需认真阅读以下介绍内容。

一、数字化转型的基本认识

1998年、1999年和2002年,美国商务部提出基于电子商务的数字经济政策,这是传统意义上的数字化转型。最近几年,全球又掀起了数字化转型浪潮,工业4.0研究院认为,这是第四次工业革命背景下数字化转型,具有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深度融合特点。

一般情况下,我们把1969年PLC在通用汽车应用作为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时间点,这开启了数字技术在工业领域广泛应用的浪潮。后来发生了个人电脑、CIMS、STEP(数据交换标准)、互联网和开源软件等事件,促使人类社会生产力大幅提升。

基于通用目的技术(GPT,General-Purpose Technologies),工业4.0研究院开发了分析模型,作为研究数字化转型历史、现状和趋势的方法。

迄今为止,得到行业专家认同的GPT有24种,分为组织技术、流程技术和产品技术。工业4.0研究院认为人工智能、数字孪生体、5G/6G和物联网等可以作为新一代GPT,构成第四次工业革命时期经济增长的引擎。

美国、德国、英国和日本积极推进数字化转型政策,美国商务部长期为数字化转型提供资金支持,德国2014年宣布了《数字化议程(2014-2017)》,英国提出数字孪生体国家战略,日本持续推进工业价值链计划,这些举动体现了全球各国争夺数字经济新领地的意图。

2015年12月16日,习近平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上讲话中,明确提出要“促进世界范围内投资和贸易发展,推动全球数字经济发展。”随后我国加快了数字经济推进的力度,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从中央部委到地方,频频出台支持举措发展数字经济新引擎。

2019年,国家发改委发布数字经济新型基础设施课题,与此同时,《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实施方案》发布,确定了河北(雄安新区)、浙江、福建、广东、重庆、四川等6个试验区。

2020年3月23日,国新办就深化“放管服”改革、推进“互联网+”行动、促进“双创”支持扩大就业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在回答《经济日报》记者提问的时候,国家发改委高技术司司长伍浩明确了数字经济的经济增长重要引擎地位。

二、全球各国数字经济政策机构

本开放课题的目的是为了厘清数字化转型在国家层面上的推进主线,分析它跟国家竞争力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这需要分析人员熟悉各国主管数字经济或数字化转型的政府部门。

认识制定国家政策背后的机构及人员,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理解各项政策之内涵和意义,这是工业4.0研究院基本分析方法之一。

中国与美国、德国、英国和日本的体制不同,负责数字经济政策的政府部门也不一样。我国主要由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两个部门协同完成数字经济相关工作,美国主要由商务部负责,德国则由BMWi推进数字化转型战略,英国DCMS推进了人工智能、数字孪生体及数据等国家战略,日本经产省对数字经济相关事项则事无巨细进行管理。

西方四国数字经济政府管理部门

国家

部门

典型政策

说明

美国

商务部

  • 数字孪生体标准(NIST、NTIA)

  • 美国宽带国家战略

  • 美国制造创新网络

美国商务部下属几个部门值得关注,例如NIST、BEA(原ESA)、NTIA、EDA、MDCP等

德国

BMWi

  • 数字化议程(2014-2017)

  • 数字化战略2025

  • 工业战略2030

  • 德国数据战略(包含数字孪生体)

德国隐形冠军(中小企业)较多,跟我国江浙等地的产业结构类似,对我国借鉴意义较大

英国

DCMS

  • 国家数字孪生体战略

  • 国家数据战略

  • 国家工业战略

英国明确制定数字孪生体、数据战略

日本

经产省

  • 工业价值链计划

  • 互联工业计划

  • 机器人革命

我国产业政策受日本影响比较大,现在转向数字化转型,应吸取相关教训

* 以上内容仅为举例,实际情况较为复杂。

参与开放课题的人员可以获准查阅工业4.0研究院数字图书馆,近5万份全球各种语言的报告资料将减轻收集整理负担,加快研究工作速度。

三、分析研究的三大主线

本次开放课题主要以经济及技术发展史分析为主,这要求参与人员短期掌握相关专业知识,通常情况下,参与人员应掌握技术革命相关经济学知识和分析方法,如果不掌握,则需要阅读指定的入门书籍。

数字化转型是一个宽泛的话题,作为研究人员,需要有边界思维,这主要通过研究主线来保证不随意发散,避免陷入研究周期过长、难以得到有效成果的困境。

第一条主线:技术演进

从技术演进角度认识数字化转型,可以深刻理解经济发展的约束条件,在政策编制的时候,才可以给出恰当建议。不过,课题参与人员应该意识到,“懂技术”和“会分析技术演进”是两回事,其间差别就是抽象能力。

对于经济学家来讲,技术应作为分析的“输入”(Input),这个输入应该做经济学抽象,可以接受经济学三问的考验,这样才满足经济分析的需要,也才可以作为政策编制的参考。

经济和产业政策对技术演进分析不到位,导致巨大失败的案例比比皆是,例如,日本在1989年推进智能制造系统计划、德国的上云上平台计划等,这是本课题参与人员需要注意的。

第二条主线:专业化分工

如果我们把数字化转型限定为跟实体经济有关的范围,那么专业化分工就难以避免,传统的互联网平台生态模式,并不总是有效的。

在数字经济发展的每个阶段,围绕技术标准的专业化分工暗流涌动,各种利益代表采取各种商业手段,企图让自己成为专业化分工的最终受益者,美国商务部下属NIST在上个世纪80年代推进STEP数据交换标准,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案例。

我国正在推进的5G建设,本质上也是全球5G技术生态专业化分工的结果。美国贝尔实验室正在推进OAI开源5G体系,其意图也是希望打破华为等主导的5G技术分工秩序和利益分配模式。

早期推进STEP的STEP Tools公司现在获得了数字孪生体标准制定主导地位,作为分析数字化转型未来格局的参考案例,可以大大丰富预测结果的画面感,也有助于推演未来数字经济竞争格局。

第三条主线:典型企业

任何产业政策都无法自动变为经济增长,大家所关注的“新基建”,也需要企业应用,才可以转变为衡量经济增长相关统计数据,例如GDP、工业增加值等。因此,关注参与数字化转型专业化分工的典型企业动向,对预测未来发展趋势颇有帮助。

1998年美国商务部提出数字经济的时候,它指代的就是电子商务,这对于政策制定者来讲,需要解决的问题相对简单。进入21世纪20年代,数字经济的内涵和边界非常丰富,既涉及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5G等容易认知的领域,还有大家不容易理解的数字孪生体、人工智能和开源软件等。

目前大部分如雷贯耳的大型企业将变成耄耋之年的传统企业,新的企业将在这些无人区产生,代表新一代数字经济的企业家更有远见,更有见识,当然,他们大都受过良好教育,这跟传统互联网公司创业团队野蛮成长相比有不同的基因。

重视典型企业分析,对我们了解数字化转型趋势很有帮助,我们更容易了解无人区的生存方式,对数字化转型政策制定也有重要借鉴意义。

四、参与开放课题的要求

本课题完成时间限1个月时间(2020年4月10日-5月9日),不需要到现场办公,工业4.0研究院提供数字图书馆使用。欢迎对本课题有浓厚兴趣的学者及研究生参与。

相关说明如下:

  • 参与本课题人员需本科以上学历,专业不限,年龄为40岁以下,精通英语(所有资料均为英语或其他语言)。同时精通德语或日语的申请人员优先。
  • 最近一个月有充足的时间。如果属于北京本地人员报名参加,可以选择到工业4.0研究院办公室实习。
  • 全球顶级大学(欢迎MIT、哈佛和伯克利等留学人员)在校人员优先,已有数字化转型相关著作优先。
  • 本课题最终成果:1-1.5万字报告。署名权归作者本人,可用于作者本人的学术论文或课题报告,数字经济学家论坛拥有首发权。
  • 对于参与本课题学术机构及高校人员,将提供资金资助。企业如果参与该课题,需要给本课题提供资助(具体商议)。

如需申请该开放课题,请把个人简历发送到以下邮箱:
innobase@qq.com
面试题目:美国NIST推进STEP对数字化转型的意义

阅读美国NIST在1999年撰写的书籍,STEP:The Grand Experience(下载链接:https://doi.org/10.6028/NIST.SP.939),查阅相关资料,撰写一份3000字的报告。

请面试人员注意以下几点:

1. 美国20世纪90年代再工业化转型;
2. 对美国21世纪工业数字化的影响;

3. 对目前全球数字制造及数字化转型的影响。

本课题指导老师:

胡权,工业4.0研究院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

关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经济学基础、竞争规律和商业模式的研究,涉及工业4.0、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和数字孪生体等先进技术及应用,目前研究重点在通用目的技术(GPT,General-Purpose Technologies)。作为全球最早跟踪研究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专家之一,设计了高度自动化、高度数字化和高度网络化的判定标准。率先提出了开源工业互联网概念,并积极推动开源数字孪生创新生态的发展。